椴松♡Totti

你好,这里是凯利♡!段子手文手初级舞见和coser!混语c,APH/OS,主皮空松/椴松/米英~往大触的方向前行,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

千年之妖

*妖怪设定

(oso:天狐,kara:青行灯,choro:百目鬼,ichi:狐妖,jyushi:犬神,todo:雪女)

*六子无血缘关系

*无cp

*小学生文笔

*可能BE

*背景现代

第一章:

  妖怪,这是人们给予我们的统称,但是妖怪也有十分多的种类,有纯种妖怪与我们这些半人半妖的存在,纯种的妖怪会在黄昏时间出来狩猎我们作为“力量”吞噬,我们为了保护自我因此聚集在一起居住以保障自己的安全,这就是我们的妖馆“赤塚公寓”。

  “呐~听说今天有个小新人住进来诶~你们认为会是什么妖怪?要是和我一样是个雪女就好~最好还是个女孩子~~~”椴松一边玩着他的手机一边询问着和自己一起居住已久的邻居,椴松一边考虑着要是女孩子要怎么把到手一边偷偷妄想着。“你就别发白日梦了,我们这可是男子公寓,还是你期待是个伪娘?”轻松一个手刀就往椴松那去“明明是人家的搭档却对我那么粗鲁!我可不记得签约的时候上面写着你这个性格!!”椴松不服气的鼓腮趴在桌子上抱怨。在这个公寓里每一个住户都会匹配一个搭档,虽叫搭档其实和保镖差不多,能力更强的半妖会选择做保镖,而稍微较弱的半妖则是作为被保护者存活着。“既然嫌弃那换成隔壁的痛男如何,既不会对你动武又可以让你受伤”轻松皱起他的八字眉,遮住右眼的绷带也跟着皱起来。“你就会拿这个威胁我!!不是人!”椴松听了后气到拍桌,“虽然我确实不太算是...”轻松叹了气。

  “看来你们也对新来的住户感到疑惑啊~干嘛不让轻松看就好了,反正百目鬼什么都能看到不是吗?包括前世的事情都能看到了,看看新住户应该不难啊。”身穿红色和服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大门走向饭厅的小松笑着说,“别来依赖我啊!?虽然我是什么都能看到啦,可是这样子就没有期待的意义了啊。”轻松叹口气无奈的松开了皱起的眉毛反问小松“你家搭档呢?又在一早为你写情书?”“可能吧,虽然他说这是感谢我保护他可是总感觉男人写给男人作为天狐的我有点不舒服啊...”小松望了望天花板,“哼~那么快就想我了吗我的partner?”大早上的在室内也要带上墨镜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说的痛男空松,虽然是优雅的青行灯可是却十分的让人头痛。“痛痛痛!!!别说了快吃早餐吧大家都,我们可爱的新人下午就入住了,我们可要带他们好好了解了解我们公寓呢~!”小松让大家停下的争议都开始乖乖的吃起早饭,毕竟,捉弄新人也算是一种有趣的行为啊~就当是熟悉一下彼此以及认识一下妖馆吧。


#想要被喜欢的心情#红松(椴松单箭头)#椴松视角#

  红色,蓝色,绿色,紫色,黄色。都是不可侵犯或是沾染的单一颜色,唯一只有我的粉红色是浑浊的,偏偏我这样的粉红色很偏向那个鲜明的红色,可是...那个红色永远想要沾染那个十分纯洁,温柔的蓝色,为什么...他想要的什么都可以得到,为什么我永远只能得到剩下的,这就是末子的痛苦吗...算了,只能在他背后默默支持他,帮助他,不过...我的心为什么像是撕碎般的痛苦呢...松野小松...我松野椴松...喜欢你啊...能不能看一看我呢...

See You Again

注意:这是接着24话的糖哟,无cp无腐,单纯的兄弟情。Oso视角哟!顺便配合See you again一起看更有感觉哦♡5.24六子生日快乐祝你们一直都会在一起。
正文:
  回想起来有多久没见过我的弟弟了啊…自从他们离开家后,时间是有多么的漫长啊,回想起当初choro走时自己却因为害怕寂寞而没有好好面对选择的回避问题,等反应过来已经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啊。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敞开心扉的告诉大家我只是不想离开你们而已,不过姑且我也会憋着吧?因为我可是长男大人啊……!
  突然间门铃响了,是父亲回来了吗?还是说母亲呢?一如既往的慢悠悠的走向门口,打开门的瞬间,我目瞪口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错,在门口的既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相反的是我刚刚还在思念的choro…可恶…偏偏今天生日回来干嘛啊…虽然这么想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看着choro身后的五份礼物也大概知道了,果然六子不一起过生日就不特别了啊…我擦擦眼泪叹气头看着自家的三男用着固定的招牌微笑说“哟!撸松终于回来啦!你个混蛋还记得我这个长男大人啊!不过没办法啊!谁叫我们是稀有的六胞胎呢!”现在的微笑不在隐藏着什么,只有单纯的辛福而已。choro也只是微笑的拿起一个用红色礼物纸包裹好的礼物递给了我并说“小松哥哥,生日快乐哦!啊,绝对不是AV哦,还有其他四个人说会等一会来呢,好在意一松过的怎么样啊”如同过去的玩笑一样,最令自己高兴的就是choro不是穿着那老土的西装而是自己给予的颜色的卫衣,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他不曾离开过似的,十分的温馨,心里暖暖的犹如冬天的热可可。
  入屋不久后,其他人陆陆续续回到了这个家,每个人都是最初的服装,最初的表情,最初的感觉。这一切都没有不同,kara的礼物还是依旧闪亮亮的虽然很痛可是总有种温柔的感觉, choro的礼物虽然感觉包装好老土可是也有种谨慎的感觉呢,ichi的啊…果然是猫咪外形的东西啊,jyushi还是那么的简单粗暴送了哥哥我棒球套装啊,todo啊?超——少女的!整个粉粉的!不过我也满足了。看着弟弟们的笑脸我又无奈的哭了起来,啊…真是没有长男的样子啊…一边哭一边傻笑的自己却十分的辛福。
  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一句话,可是那句话我记得十分清楚…“就算国家不同,语言不同,都是望着一个明月的”或许我们六个相隔再远终究会聚在一起,而且也和现在一样,我们六个毕竟是六胞胎啊,常年的相伴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啊长男大人觉得这样不错了。突然五个弟弟都看来看去对我露出奇怪的笑容,他们一起开口对我说“小松哥哥,我们决定一起回来了,你不用再怕寂寞了哦”我的眼泪瞬间涌出来…是吗?太好了啊…“恩!我还是你们的长男大人哦!”虽然说已经20多了还是个DTNEET,可是有了这些兄弟,或许恋爱什么的真的不重要了……
【完】
作者的废话:啊啊啊啊!六子生日啊!虽然这个是用了1.30个小时的产物可能有点渣,不过我个人还蛮喜欢这种单纯兄弟情的糖!恩!梅花话谭啊?嘿嘿嘿,下次更啦♡

520

长男场合
  啊咧!今天几月几号呢?[说的时候奸笑的看着你,你十分疑惑的回答我今天5月20日,我一边奸笑着一边拿出一只红玫瑰和一只玩偶熊]我可爱的傻女孩,520快乐,我爱你哦.[可爱的玩偶熊手上有一个小盒子当你打开时脸马上红了,那里面有 一枚只合你手的戒指]那么你愿意把自己交给长男大人我吗?

次男场合
  哼~My girl!你知道今天是什么amazing day吗?没错就是520哦~my girl[穿着写满"I Love You"的T-shirt也又是满是闪片,这没品味的衣着让你十分无奈,特别是那老土的99躲玫瑰,可是你也是不知为什么也十分满足]Wait my girl!还没有完哦![你发现在99朵玫瑰中有个戒指盒十分的精美,我拿出来后,单膝下跪严肃说]Will you merry me my beautiful girl?

三男场合
  【你想着明明今天是520可是迟钝的我却迟迟不行动,于是忍不住问我】诶?今天5月20日了吗?【我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你,你气的脸都红了】好啦好啦,那你想要什么?衣服?礼物?【一个处男+NEET果然还是不太懂女生的心啊,当你转身准备走时我却笑呵呵的牵住你的手给你塞了个戒指】我爱你哟…比任何人都爱哦【牵起你的手把戒指给你戴上】嫁给我吧!【低下红红的脸但心里十分高兴】

四男场合
  【平日沉默的我今天一直握紧你的手好像有什么想说似的】你不喜欢的话就松开吧…反正我就是个不可燃的垃圾【平日这句话只是一句自暴自弃的话,而现在却像最后一句话,你并没有甩开,只是微笑看着我,下一秒我变脸红不以】我…我…【你不解的看着我令我更慌,我急急忙忙的拿出一枚猫形的戒指】那!那个!!请请请!!请和我结婚吧!【拿着戒指松开你的手弯腰至90度把戒指递给你】

五男场合
  [喜欢户外的我今日也依旧把你约到了平日见面的小公园,你看到我穿着和自己不合的白色西装拿着一束本来是次男的玫瑰,可是却依旧的帅气和可爱]那!那个!我是十四松哦!!我们去打野球吧![把花束当成棒球挥来挥去,你不解的看着我,一个戒指盒从花束中掉出来]啊!礼物掉出来了!给你的!![我捡起来打开并塞给你,你一看是一枚戒指]嫁给我好吗![我天真的对着你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末子场合
  啊!【看着自家五个长男每个人都向不同的女生在520这日子和别人表白】啧…反正都是会被拒绝那么认真干嘛啊!【虽然口头上是那么的抱怨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些的失落】为什么…只有我还是一个人啊可恶!!!【往自家客厅的地上一趟】啊…【拿起手机看着敦发来说有联谊去吗的短信于是起身准备】果然去联谊好了…

第四章:
  小松紧张的跟在后面,当轻松走进一条死巷时小松也追到了,可是小松却看到空无一人的死巷.此时在小松终于注意到死巷左侧的一道小门,从那门缝里透出了一丝微弱的光,里面的人在窃窃私语,轻松把袋子交给对面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男人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便点点头的拿出了两捆现金,轻松的脸上明显的露出了惭愧的表情,他拿着现金往门前走去,小松赶快戴上卫衣的帽子准备开溜的时候,轻松偏偏十分快速的从门出来了,让他想逃避也逃避不了,轻松抓住小松,小松转过头看着他尴尬的微笑着,轻松狠狠的瞪着他,他吓得直流冷汗.“小松哥哥,你有没有看到?”轻松黑着脸微笑的询问着他,“当!!当然没有啦撸撸松!那么可怕干嘛!长男大人我只是路过这里啊!”小松急急忙忙解释着.“真的吗?”轻松抓着他的衣领提起来慢慢凑近他的脸庞“哦!长男大人我怎么会撒谎呢!!”急忙撇开头的小松不知不觉在心里想着:oh my brother!你怎么变得那么可怕了!难道是!!毒品交易!?还是什么非法的东西!?“话说,轻松,你最近怎么那么有钱啊?”小松战战兢兢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生怕暴露出什么.“啧..算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不想让你知道罢了”轻松有些嫌弃他对自己的疑问.“诶~!告诉尼桑我嘛!难道!!难道最近变得有钱是因为你刚刚做的事吗!?缓交?贩毒??难道是难者长兄大人去做什么身体上的交易吗!!!好狡猾啊!”空松努力的模仿着小松的口气,不过如果是‘真’的长男的话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吧?果然单单是这个程度不能完美的去成为长男吗?空松这么想着已经忘记了轻松还在隔壁的事情“喂!小松哥哥你怎么了?”轻松看他突然间安静下来担心摇摇他的问道叹了口气说“唉,算了告诉你吧,我把自己那些喵酱珍贵的周边全部高价出售了,没办法...因为没了空松,自己就是次男了也不能再这么幼稚了,是时候要成为弟弟们的榜样了...”他低下头认真说着,空松的心揪成一团,因为自己而让兄弟有改变,或许自己也不是那么无所谓,可是...此时的松野家一松和十四松在开小型会议“喂...十四松你也注意到了吧,关于小松哥哥...”“恩!十四松知道哦!一开始就知道哦!”十四松没等一松说完就打断了他,十四松甩了甩他的袖子,可是他静静坐在一松隔壁说“一松哥哥你也发觉到那是空松哥哥吧?”十四松也不明觉厉的收起了笑脸有点悲伤的沉思着.“啧明明臭松自己的微笑才是最美的...这样下去...估计会...人格崩毁吧,也就是我们家会有第二个死者”一松咂嘴也开始沉重的思考着.“一松哥哥,我们不如想办法去救空松哥哥吧,你也不想出现第二个死者吧?”一松默默点点头,他们开始策划着...

手机养成梗(兔子椴视角)

“大家好!我叫松野椴松!是个小兔子,由xx公司开发的oo养成游戏。那么希望你能喜欢啾♡”在手机的另一侧微笑的看着玩家输入了资料于是开始起了每日都见的生活。

第一天:“喂!!主人起床了哦!不然上学要迟到了!”按照他昨晚设定的时间吵吵嚷嚷的呼唤着他起床,可是他醒来却没有抱怨我的吵闹反而安抚我说:早上好啊,my little rabbit!虽然感觉有那么一丝痛可是不算讨厌…

第二天:昨晚他可没设定闹钟,我呼呼大睡的时候他温柔的透过屏幕抚摸着我,就像真的是饲养着我,可是我果然只是个程序吧,不过主人很温柔,也很喜欢我,诶?感觉心有点奇怪是为什么呢…

第三天: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他自从早上就再也没有打开过持续,我很担心就擅自跑去看他的通讯录结果从记录看到原来是去和女孩子约会了啊…我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啊咧…为什么…心…那么痛

第四天:他开始渐渐不再打开游戏,反而多了好几个其他的游戏,总感觉自己现在不被他需要了呢…为什么越来越难过了…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喜欢!?

第五天:他嫌手机位置不够了打算删了几个游戏,我有自知之明会被删掉,于是我写了封简短的情书发送到他的line上,内容是:主人谢谢你玩这个养成游戏,我不知不觉短短的几天就爱上了呢,你也许觉得这只是程序错乱吧,不!主人我真的很爱你…或许你有朋友或其他软件可是我只有屏幕后的你…所以谢谢你几天的陪伴。发送完后我就自己把程序删除了,把资源以及记录删除得一干二净。

主人…我爱你♡【一边哭泣却又微笑着】

临摹的花魁椴……(๑>؂<๑)未成品( •̥́ ˍ •̀ू )
画的不像椴啊啊啊QAQ

迟到的清明番外梅花

  “啊…又到了清明啊…空松哥哥你在那边还好吗?”椴松自从空松逝去后几乎每天起床和回到家都会去拜空松,因为椴松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为什么偏偏还没传达出去你就离开了我啊…其实椴松每天都遐想着如果空松也是爱着自己那么会有多么的幸福啊,每天有着哥哥的陪伴,听着他不算难听可是痛的歌声,最后在他怀里入睡。椴松是有多么期待这样的日子能到来。突然小松哥哥回来了,他不知为何十分温柔的抱住了椴松,椴松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啊…果然是空松的古龙水味…好痛呢…可是谢谢你‘装’做空松哥哥来安慰我哦小松哥哥…呜…谢谢你…”幼年的末子不争气的抱着长男不知为何的悲伤起来,说不定是这刺鼻的味道让自己不舒服才会这样。小松拍拍他的被示意他不要再哭了,这样温柔的举动反而哭得更凶“呜呜呜…空松哥哥你个笨蛋…我可是为了你什么都能放弃啊!可是你却…呜…可恶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个混蛋次男啊!!”大声哭嚎的椴松让人忘记他是男生的事实,娇小的身体在你怀里颤抖着哭泣着,不久便停息,换来的是安稳的呼吸声,小松把他抱到床上帮他盖好被子在他额头落下一个温和的吻“sorry my brither…我也爱你…”

第三章:
  在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异常的十分安静,特别是小松,一松莫名其妙把小松拉去小巷,小松用一脸莫名其妙看着一松,一松突然大吼 “你!!”突然一松哑口无言,他在想如果小松承认了他是空松那有如何,相反如果他承认了那么真正的死者就会是小松,兄弟们真的可以接受到这个事实吗??特别是十分依靠小松的轻松和椴松,等等!可是为什么小松会自杀呢?因为长男这个名称太沉重了吗?还是欠债不敢和我们说??可恶!为什么我想不出理由...空松哥哥...你又为何要代替小松呢...你明明有自己的任务...一松想到这里便不敢往后想,一松低下头慢慢松开他用低沉的声音询问着 “你...没有对我们隐瞒什么吧?你也说过兄弟之间不应该有任何的隐瞒,所以小松 “哥哥”你不会吧对不对?”小松只是轻笑并温柔的抚摸着一松的头说 “当然!我可是长男大人啊!说道一定做到(除小钢珠外)”一松拍开他的手转身离去.等一松的身影彻底在小巷的那头消失了他才低下头松开微笑,他不知为何的跪下,用双手支撑着上半身,眼泪顺着他的脸庞往下流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冰冷的地上,明明已经四月了,为何还是如此的冰冷,可是究竟冷的是心还是体温...小松擦干眼泪慢慢起身拿出镜子,对镜子展出一个微笑但是又褪去,他开始呐呐自语到“我真的能好好把“哥哥”这个角色演好吗...小松哥哥...我能把你演的十全十美吗?还是说要杀了空松我才能成为真正的小松呢?啊...小松哥哥...你为什么这么自私的留下我们啊...还把这么沉重的负担丢给我...对不起啊...小松哥哥...我没能好好演出哥哥这个角色...抱歉...”小松抱着镜子又开始哭泣起来,此时的他不再是小松,而是最真实的空松,温柔似水的蓝色,悲伤的蓝色,孤独且无人能理解的蓝色...空松回想起自己第一天扮演小松的时候,虽然很紧张,可是大家都对着“小松”在那哭诉,我(空松)便知道比起“空松”大家觉得长男的小松比较重要,于是我也顺其自然的成为了小松,没有人会需要空松,我是这么想的,或许我才是六子中不被需要的吧?我的想法让我自己开始变得会模仿他人,无论我多温柔也不会有人需要,无论自己是多么的凸出都不会被在意,或许这就是我的人生吧...空松慢慢的收起了哭脸,换上了“小松”这个角色的面具,带着微笑从小巷里面走出去,看到急急忙忙的轻松,他紧紧抱着一个袋子,好像在逃避着什么人,而且那个人执着着他怀里袋子的东西,“小松”开始鬼鬼祟祟的跟踪他,一条又一条的小巷,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轻松,绝对在逃避着一个人....